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师表终身难忘怀
·
一点一滴,打造我们的“家”
·
当“文创” 走近 “生活”
·
会吃的史学家唐振常(上篇)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9年7月15日

会吃的史学家唐振常(上篇)
——读短文集《品吃》
2019年7月15日 
食有三品:上品会吃,中品好吃,下品能吃。能吃无非肚大,好吃不过老饕,会吃则极复杂,能品其美恶,明其所以,调和众味,配备得宜,借鉴他家所长,化为己有,自成系统,乃上品之上者,算得上真正的美食家。要达到这个境界,就不是仅靠技艺所能就,最重要的是一个文化问题。高明的烹饪大师达此境界者,恐怕微乎其微;文人达此境界者较多较易,这就是因由所在。
       以上,是上海著名史学家唐振常先生所著《品吃》中的一段话。看后,不觉将“三品”与自己作一对比,比来比去,勉强够得上“好吃”而已。
       从小,我就经常跟祖辈、父辈进出饭庄、酒家,长大后也去过几个地方著名餐馆。在上世纪50至70年代,记忆中涉足品尝的中餐有上海九江路“老正兴”,城隍庙上海老饭店、“绿波廊”,扬州饭店的前身、藏身于江西中路上海大楼公寓二间房内的“莫有财厨房”,雁荡路弄堂店洁而精川菜馆,黄河路“功德林”,甚至从北京来沪仅一个月、在达华宾馆内、仿清宫“御膳房”的北海“仿膳”,荣毅仁姐姐荣漱仁家无锡厨师的拿手私房菜“葱拷全鸭”,还有那些如上海大厦、国际饭店、凯福饭店、新亚饭店、原为礼查饭店的浦江饭店,前后上海文化俱乐部的茂名南路原法国俱乐部及北京西路现市政协丽都花园,外地诸如西湖边还是砖木结构的“楼外楼”,老天津“狗不理”,西安“老孙家”、西安饭庄,北京前门大街的“全聚德”、崇文门外“便宜坊”;西餐有上海以前就出名的“红房子”“德大”“东海”,吴淞路石库门个体老奶奶最早的“燕记”西餐馆,北京原苏联展览馆现为北京展览馆内著名“莫斯科餐厅”。
       若说西点咖啡,70年代还在铜仁路南京西路西北转角的上海咖啡馆,虹吸壶现煮的咖啡,梯形的鲜奶蛋糕表面无任何点缀,与现在上海风行的红宝石相比,用句上海活说,可以掼伊几条横马路。另外东海饭店的“苹果攀”(pie,馅饼),味道都是一流的。
       这些饭店、餐馆及其菜点,有的还存在,有的已无处可寻了,即便可寻,其味道也多是大不如前。非常认同唐振常先生10多年前《品吃》一书中的感叹,“一个强烈的感觉,国内饮食文化日益趋于退化了。”继而唐先生又说,“但如经济飞,文化盛,人民不再贫穷,则饮食文化不应停留于实质的退化。”
       唐振常先生(1922-2002),四川成都人,出身名门大族,幼时受过良好的旧式教育,后就学燕京大学英文学系、新闻学系,1945-1946年,他在中共成都市委领导的《华西日报》工作,曾加入民盟,是上海中山学社创社鼻祖。毕业后进入《大公报》,先后在上海、香港、天津三地工作。1953年5月,唐先生调入上海电影创作所任编剧,后创作所并入上海电影制片厂,1957年加入中共。1958年到上海《文汇报》任文艺部主任。文革被下放,1975年到上海戏曲学院工作。1977年到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曾任研究员、副所长,中国地方志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史志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顾问。唐先生跨越新闻、文艺、史学三界,外称“三界通才”,数十年笔耕不辍,著作出了近20部,有《蔡元培传》《章太炎吴虞论集》《上海史》《近代上海繁华录》《近代上海探索录》《往事如烟怀逝者》《川上集》《识史集》等。
       我以前与唐先生同住河滨大楼,是楼上楼下邻居,他女儿唐玲是我小学同班同学,念二三年级时有时去唐家玩,总能见到唐先生在窗前伏案工作,几乎不抬头,左手夹一支烟,任烟雾轻腾,却许久不吸一口。唐先生表情向来严峻,我们小孩子见他都有点怕,有一次在公寓长长走廊中,我和一些小朋友疯玩号叫、来回奔跑,最后被开门出来的唐先生一声吼骂跑,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忍很久了。成年后不再去唐家,但在电梯里、电话间也总能见到唐先生。以前少不经事,并不知唐先生是著名史学家,在新民晚报上经常能看到他的杂文随笔,直到读了报纸上他的讣告。
       尽管唐先生也是一位美食家,“三品”中之“上品”,但他却不承认是美食家,出这本近二百篇散文随笔的短文集《品吃》也并不出于其本意,实在是友人看了文章后,推荐给出版社,遂出面邀约所成。用唐先生自己话说,“野人献芹,自知刍荛”,并称:“读此集诸君,当信我绝无以已之味化他人之味之心。”
        (未完待续, 作者系民革静安区委党员)


 
 第04版:4
·
师表终身难忘怀
·
一点一滴,打造我们的“家”
·
当“文创” 走近 “生活”
·
会吃的史学家唐振常(上篇)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