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壮猷为国重 伟绩炳乾坤
·
香山苑
·
宋庆龄为迎接上海解放所作的特 殊 贡 献
·
一场惊心动魄的“代理市长”历程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9年6月15日

一场惊心动魄的“代理市长”历程
—— 纪念上海解放70周年
2019年6月15日 

 1949年5月,在“战上海”的腥风血雨里,上海,终于从“帝国主义冒险家乐园”里挣脱出来,获得了新生。我们永远怀念献出生命的烈士以及众多仁人志士!我的父亲、民革上海市委原主委赵祖康当年在中共地下党的指导下,参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代理市长”历程,是值得回忆的纪念之一吧!感谢大家给我一个机会,再回首,瞻前程!

        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后,上海也光复了。当年9月中旬,父亲跟随首任接收市长钱大钧飞回上海,任民国政府上海工务局局长。
       当时上海工务局统管全市规划、市政、港务、住建、交通等等。父亲首先组织班子投入《大上海都市计划》和《越江工程计划》两个涉及全市经济建设发展战略方向性课题的研究工作。至1949年初,已基本完成计划的第三稿和四个越江工程方案。但是内战让这个宏伟蓝图漫无实施希望。
       到1949年春节北平和平解放,全国民众包括像我父亲那些在国民政府的官员职员们,都对蒋家王朝的倒行逆施,从“大失望”到“大绝望”!旧政权摧枯拉朽行将垮塌,这种历史的大趋势是全国人民的“选择”,是谁也无法阻挡的潮流!老前辈李济深先生在1948年公开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与蒋介石反动派分道扬镳,为国民党内的有识之士们树立了榜样。
       让父亲打消尚有的顾虑,坚定留下来建设新上海的决心,是在1949年1月29日和2月4日两个关键时刻。
       1949年1月29日,父亲日记中的最后一句是“夜听陕西电台广播”。那天前,工务局王绳善副局长悄悄地告诉他:共产党的电台点了3位技术型局长,欢迎他们留在上海、建设新上海,其中就有你赵祖康!
       父亲非常兴奋,当夜就打开收音机搜索,可惜没有亲耳听到。
       更重要、更关键的时间节点是2月4日。那天晚上,父亲在松江同乡老友钱江春的女儿钱挹珊、曹石俊夫妇家,跟中共地下党员李敏小姐(真名王月英)和朴先生聚餐。大家相谈甚欢,李敏同志此后跟父亲“秘密联络”,布置了一些信息情报收集任务,又帮她策反了浙赣铁路王工程师。李敏还送父亲两本书,一本封面上盖“论美军登陆”,里面实际是毛主席写的《论联合政府》以及《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父亲如获至宝,越看越有滋味。精辟的时局分析,让他茅塞顿开,明白了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唯一出路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那才是康庄大道!
      

       就是在70年前的今天,1949年5月24日凌晨,市长陈良把父亲叫到市府大楼市长办公室,告知时局紧张,他们就要撤退了。决定委任他为“代理市长”,担起“维持社会秩序”和“与对方交接”两项任务。最初,父亲感到责任太大,一介文弱书生,没有军警大权,万一处置不当,对不起500万上海父老乡亲,所以推委了一下。陈良给父亲看了行政院长何应钦的亲笔信:大意是南京撤退时出现无政府的混乱状态,抢了外侨财产,国际视听很坏!上海撤退要选好人主持政务,警察局不要解散…… 。陈良对父亲说:“我们研究下来,还是你最合适。你在市府同仁中资历最老,没有恩怨,又是个标准官员(廉洁),市民接受;而且你是技术人员,对方来了也不会为难你……”父亲出于对上海百姓的深厚感情以及他素有的社会责任感,加上有中共地下党支持的底气,就毅然答应了下来。
       陈良立刻让秘书将红布包裹“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长”字样一大一小印信交到父亲手中,并当场签了一个委任赵祖康为代理市长的手令。等回到长乐路暂住地、老朋友交大教授梁伯高家中时,已是凌晨三点了。
       24日上午,陈良在局长办公会上宣布他将撤退,由赵祖康局长代理市长主持市政府工作。父亲发现警察局长毛森没有到会,会后便立刻拖住陈良说:“我是文官,维持治安一定要抓得住警察局,毛局长没个说法我怎么调得动警察局?” 陈良马上把毛森召到市长办公室。父亲先将了毛森一军:“让你来做代理市长维持治安最合适了……”毛森一愣,马上说:“我怎么行(他自知手中血案太多)!我肯定要走的!这样吧,我给你配一个代理局长,他叫陆大公。”出人意料的是,毛森说:“此人跟对方(中共)有来往,我假装不知道,本来要“办掉”(即枪决)他的,现在正好就派上用场了!”父亲听了心头不禁一惊:会不会我跟地下党接触他也知道?
       下午,陆大公拿着毛森名片来见父亲,上书“请委任陆大公为代理局长”。父亲当即批示:“照办!”——这大概是代理市长后父亲的第一个批件!解放军攻进入上海后,第一个接管进入的就是警察总局和分局。早在1948年就被地下党策反的陆大公(解放后加入民革)不断电话汇报解放军动向,父亲也就特地关照“不许抵抗,挂白旗!”下午,父亲又拖陈良去虹口的淞沪警备司令部跟汤恩伯见面。汤不在,父亲要求副司令陈大庆他们撤退时尽量与解放军保持距离,绝对不要在市区枪战!陈态度尚可,并答应向汤汇报。
       晚上,父亲赶赴民主人士颜惠庆家里讨教,取得颜惠庆的鼎力支持和鼓励。颜又介绍了民主人士李思浩先生,25日,父亲就在李思浩家里跟军管会代表李公然同志正式会晤,按照要求达成八项共识。26日上午,在社会局大楼(后为比乐中学,现为淮海中路香港广场)代理市长主持的最后一次办公会议上宣布了所有职员立刻正常上班工作、配合军管会代表办理交接以及工资照发等八条要求。下午,父亲与解放军刘光辉师长一起,通过王裕光代理邮政局长(后为民革成员)用电话谈判劝降四川路桥北口邮政大楼里的青年军204师残部。之后,用同样办法解决了河滨大厦和外白渡桥北百老汇大厦(现上海大厦)青年军残部的投诚。解放军过河,南北胜利会师了!
       5月27日一早,当全市交通全部恢复时,上海战事结束,这个远东最大的经济、航运、金融重镇全部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实际上,在5月26日前后,军管会派来的干部就已经在市府大楼交接工作了。当一切准备就绪后,新市长正式进驻并接收政权的日子定在5月28日下午2点(文汇报刊登)。当天,市人民政府第一号布告宣布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电令,委任陈毅为上海市长,曾山、潘汉年、韦慤为副市长。
       下午2点,陈毅市长等一行领导在二楼市长办公室接见代理市长赵祖康,听完汇报后,陈市长站起来与父亲热情握手,并招呼父亲在他对面就座。虽然这么一小时简短的“交接仪式”,却是多少年、多少仁人志士、多少血汗换来的啊!这是厚重而又非凡的历史定格!
       下午3点,新上任的市府领导们来到二楼大会议室,陈毅市长向近300位市府机关职工(包括勤杂工)和各局代理局长宣讲,阐明打败蒋介石腐败政权、解放中国、解放上海的历史意义,宣传党团结教育、量才录用老公务人员的政策,并表示欢迎大家留下来共建新上海!
       陈毅市长的上任演讲深深打动了全体职员们,这些“旧政权老机关们”大开眼界:原来共产党领导是那么有学问、那么睿智、那么通情达理的“大官”!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会后,陈毅市长与父亲单独谈话,将安排他继续担任工务局长。父亲又感动又心怀顾虑,陈市长坦诚鼓励道:“我们一定很能合作的!”这句出自肺腑的“金句”被父亲写入了当天的日记,日后成为他的工作动力和后半生的信仰。1964年,陈毅副总理回沪给老部下作报告,并接见大家。父亲激动之余,写了首诗,最后两句便是“庄言谐语扣心弦,神采英姿忆往年。最是沁人肺腑处,海涵合作到今天。”      (作者系民革市委原主委赵祖康长子)




 
 第04版:4
·
壮猷为国重 伟绩炳乾坤
·
香山苑
·
宋庆龄为迎接上海解放所作的特 殊 贡 献
·
一场惊心动魄的“代理市长”历程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