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民革纠察总队迎接解放军经过
·
往事历历在目
·
走马塘颂
·
香山苑
·
海峡写生艺千寻
·
往事历历在目
·
上 海是红色上海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9年5月15日

往事历历在目
2019年5月15日  作者:陈家珂
上海解放前夕,考虑到暨南大学沪北教职工宿舍所在地可能会成为战区,4月下旬,校方租借了震旦大学(位于法租界)的一个大礼堂作为沪北教职工的临时居住地,我便跟着父母搬去了那里。
    那时我还是小学生,每天上礼堂二楼东阳台俯看重庆南路上往来的行人和车辆。大约一周后,路上开始出现一队队巡逻的宪兵;没过几天,又连续出现一辆辆满载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士兵的军车,由南向北呼啸而过;此后,街上的店铺陆续打烊,行人、车辆明显减少,二路有轨电车也“归巢”了,停入位于建国路上的停车场内,路上多处码起了沙袋,震旦校园内则停驻了消防车……
    根据这越来越紧张的局势,大人们开始推测解放军已兵临城下,解放上海的战斗一触即发。他们从频繁进入校园的陌生年轻人身上分析,这些年轻人都是有使命的。我记得,有的年轻人在解放前几天就开始半公开身份了,他们是进步青年,正做着重大意义的事。这时震旦校园的“天”已是解放区的“天”了。
    5月24日白天便传出了明天解放军将进入上海市区的消息。晚上,地下工作者召开大会,他们亮出身份,并兴奋地告诉大家:“明天,这里就要解放了!请各位先生、女士明天参加欢迎解放军的活动。”
    这天夜里,暨大所有人在地下室等待着解放。我半夜醒来,还听到远处传来的密集枪声。第二天一早,听大人说,凌晨,这里已经解放了。
    当时解放军在人行道上待命休息,解放军军令规定:进城不可扰民,不得进入百姓家中。我唤上一个小伙伴一起去看解放军:校园里欢迎慰问的队伍正敲锣打鼓地过来了,我们和附近居民群众一起加入慰问行列,给解放军战士送水、送早点。等我回家吃好早饭再来看解放军时,队伍已向北去了,路面上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儿废弃物。
    上海解放后的第三天,我跟着父亲坐车回学校查看校舍有否受损。吉普车一路畅通,路上的建筑物完好无损,更没有看到一处建筑残桓断壁。就连位于四川北路的警备司令部,那儿虽然有激战痕迹——墙体上有较密的枪眼,但墙体没有坍塌,说明解放军对这种军事重地都没有采取强攻。当时大人们看到红顶白墙的教学楼依然耸立在阳光下,如以往般壮美时,不禁感叹:“解放军的护城政策真英明啊!”
    70年弹指一挥间。上海已发展成为世界瞩目的国际大都市,而我也由孩童步入尨眉皓发之辈了。借此,我把上海解放前后数周的见闻一并献之。         (作者系民革杨浦区委党员)


 
 第04版:4
·
民革纠察总队迎接解放军经过
·
往事历历在目
·
走马塘颂
·
香山苑
·
海峡写生艺千寻
·
往事历历在目
·
上 海是红色上海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