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民革纠察总队迎接解放军经过
·
往事历历在目
·
走马塘颂
·
香山苑
·
海峡写生艺千寻
·
往事历历在目
·
上 海是红色上海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9年5月15日

民革纠察总队迎接解放军经过
2019年5月15日  作者: 乐 均 卢公诚 龚一飞
 1948年,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成立,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想在上海建立一个分会,并希望在上海物色较有力量的群众团体和工商界人士作为掩护,以便开展工作。通过李济深秘书吴惟平的介绍,李济深授命乐均、叶尚文、廖尚果、方秋苇、邓本殷等在上海筹建上海民革行动委员会。乐均、叶尚文是“蚁社”和“职救会”的骨干分子,与西北革命前辈、帮会高层徐朗西所办的“正气集”有较深关系。当时中共地下党刘宁一、沙文汉两位同志曾指示乐秀章团结乐均、徐朗西,以利于开展工作。
       1949年,罗隆基等组办的“中国青年反法西斯同盟”和民革行动委员会合并改组为民革上海临时分会。原盟员卢公诚(原浙东人民抗日挺进军副司令)、谢厥成(原国民党第五十三军副军长)、刘家泽(青白中学校长)、余乐醒(交通部公路管理处长)、吴奇峰(上海港口司令部军械库长)、吕智渊(油库库长)、王世兴(航运警务处骨干)等20余位实力派人物全部吸收转为民革上海临时分会成员,壮大了力量。不久,又和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郭春涛、国民党民主促进会上海分会陈惠、民革京沪杭临工会林涤非等取得联系,建立民革上海纠察总队,叶尚文为常委兼总队长,积极做好配合人民解放军做好解放上海的准备工作。
       1949年5月,人民解放军已横渡长江,解放南京,迫近沪郊。当时余乐醒交来汤恩伯在上海周围所设的500个堡垒布局图,吴奇峰、吕智渊送来在沪物资外运情报,王世兴交来反动派船队进出情报;刘家泽曾配合军统在上海爆破总队大队长歧诚信埋放地雷,他送来了上海各飞机场附近地雷配合图,谢厥成交来军统前后期全部主要人员及秘密在沪人员名单和居住地址,刘家泽送来军统设在青白中学通往奉化、广州、台湾的秘密电台的密码、密电收发底稿,这些资料都十分重要。这些情报都由乐均及时转交中共地下党杨干同志转送有关机构,为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提供了参考与便利。当时经常工作的人员有叶尚文、乐均、赵康民、陆印泉、周宝书、龚一飞、卢公诚、赵锦华、沈荣镐、薛荣甫、孙云龙、陆一远、吴大风、梁志申等,组织得到健全,人力也有了充实。
       解放上海的战争,一天迫近一天。国民党反动政府在西区进入市区的重要路口设置重岗,严密搜查行人,这对来往于市郊内外的地下人员极为不便。这些站岗人员中不少是西郊自卫团的成员,乐均和龚一飞组织自卫团人员中与“正气集”有密切关系的人去做思想工作。他们三次秘密召开自卫团班队长会议,晓以大义,动员他们放松对行人的检查。这三次会议收到较好的效果,大多数人愿意参加民革上海纠察总队,做好引导人民解放军入城的工作。
      乐秀章及时从台湾赶回上海,由乐均护送他去南市区江南造船厂开展地下工作。
       民革纠察总队为加强力量、充实组织,除叶尚文、乐均两位同志兼任正副总队长外,吴英仍为副总队长,负责苏州河北地区的工作,并推选张之江、薛笃弼、周梦白、谢厥成、余乐醒、刘家泽等为督导,卢公诚、龚一飞受任为沪西正副指挥。当时由乐均签署,赶制臂章5000只,赶印布告1000张,告市民书25000份,在5月20日前从长宁区分送到东南西北四个区的指挥部,待命使用。5月24日晚上,乐均在百乐门饭店楼上得知毛森从静安警察分局撤退,立即乘车会同卢公诚、龚一飞赶到沪西虹桥镇附近迎接人民解放军,乐均指挥纠察总队队员引导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先头部队从虹桥路转淮海路进入市中心区达威海卫路成都路口;卢公诚率市区自卫队员佩带纠察总队臂章引导人民解放军由延安西路进入市区;龚一飞率西郊自卫团员,佩带纠察总队臂章由长宁路经愚园路接引人民解放军至静安寺。
       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一鼓作气进入市区,反动派仓皇溃逃苏州河以北。民革纠察总队沪西指挥所迅速集中队员,分派至各主要路口站岗放哨,防止残敌破坏捣乱。他们一面张贴布告,一面散发宣传品,宣传人民解放军政策,安定民心。同时,收拾遗散的枪枝弹药,劝说散兵缴械投降。人民解放军入城所经十字路口,纠察总队都高悬巨大跨街横幅“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沿路市民见到,喜形于色,高呼口号。在铁路道口,淮海路、陕西南路、江苏路、江宁路等路口,还有茶水供应。纠察总队与人民保安队上层取得联系,事先派人护厂,加上人民解放军入城迅速,工厂安好如常,物资设备得到完整保存。
       国民党民政局长陶一珊饬令务将各区保管的户口册籍全部烧毁,由于民革上海临时分会早就与上海保甲联谊会有联系,使绝大部分户口册籍得以完整移交,这有利于人民解放军接管市政后对上海人口及时做好清理、调查和组织工作。
       5月25日凌晨5时,乐均到约定地点虹桥疗养院去接张澜、罗隆基等人,可是张澜一行在前一小时已由杨虎与洪门弟兄接走,仅接到由特务监守的民盟上海负责人彭文应、周永德等。乐均护送他们到江苏路65号民革上海临时分会和纠察总队办事处,并在该处挂上民盟上海市分部的牌子。
       25日早晨,镇宁路钱家巷窜来国民党残军数十人,梵皇渡路也发现有国民党残余部队持武器骚扰居民。闻报后,民革纠察总队立即派队员前往,劝告他们缴械投降。
       盘踞在南京西路哈同花园的国民党残军仓皇逃跑时,遗留下不少机关枪、步枪、手枪和弹药等武器。乐均得知后,立即带领队员将武器送卢家湾军管会临时军械处点,交给人民解放军部队接收,后将收条移交静安区接管会主任张勉。
       25日傍晚,人民解放军政治部先遣部队紧急通知乐均,苏州河北岸战火突然猛烈,可能出现顽敌反扑,要求把所有在白天已经露面的进步人士,全部撤退至闵行附近安全地带,乐均立即分派纠察队员辗转通知。
       5月26日,纠察总队队员报告,北京路、河南路口国华大楼有国民党残军500余人,景云大楼、通易大楼也被占据,他们与新亚大楼残军互相呼应,当地居民深感不安。于是乐均到威海卫路人民解放军军部汇报情况,磋商办法。军部决定派员前往迫降,乐均随同军部所派团长等人,进国华大楼劝说他们向人民解放军缴械投降,同时商请国华银行襄理前来开库提取钱款作为遣散费,又动员附近居民捐募单衣500套,分发败兵,当场遣散。该处即由人民解放军接管,拔除了通往苏州河北岸的障碍。
       埋伏在苏州河北的吴大风来电报告,尚有一股国民党空军残余部队在苏州河北岸,要求纠察总队前去劝说投降。临分会当即会同人民解放军解决了此事。
       5月27日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四川路武进路时,吴大风为他们领路,向海宁路国际电影院和国民党空军供应司令部等处进军,迫使残余蒋军全部放下武器。
       5月28日,上海全部解放,秩序良好,民革上海纠察总队在《解放日报》刊登启事,宣告胜利完成任务,主动解散。 
                     (作者系民革前辈)


 
 第04版:4
·
民革纠察总队迎接解放军经过
·
往事历历在目
·
走马塘颂
·
香山苑
·
海峡写生艺千寻
·
往事历历在目
·
上 海是红色上海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