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3版:3
·
真心不变,踏着时代步伐前进
·
解放上海“最后的堡垒”如何攻克?
·
美国在台协会在台湾“放话”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3版 3 2019年5月15日

解放上海“最后的堡垒”如何攻克?
蒋子英子嗣蒋任刚先生访谈录
2019年5月15日  作者:翁敏华
 在上海解放7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我在朋友处聆听到一位解放上海的功臣——蒋子英先生的事迹,深为感动。机缘巧合,日前,又有机会与蒋子英子嗣蒋任刚先生会面,当面采访了他对自己父亲的回忆。蒋子英先生劝降国民党守军,保住杨树浦电厂、水厂、煤气厂,使上海解放最后一个堡垒的攻克兵不血刃,不费一枪一炮。笔者愿以绵薄之力,记下老先生二三事。
        1949年5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上海市区发起总攻。25日上午,苏州河以南地区全部解放,以北地区还在国民党军队手里。26日,新上海第一任市长陈毅,进城接管上海。听说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总“睡不着觉”,就到二十七军军部视察。原来,负责外白渡桥至复兴岛一线防务的是国民党230师“青年军”,代师长姓许名照,带领8000名官兵据守杨树浦电厂等处。陈毅听到许照之名,反应极快地说:“你们赶快查找蒋子英的下落,他一直住在上海,过去他在国民党陆军大学当过教授,许照是他的得意门生。”这段情节,我们能从电影《开国大典》中看到。
       当时蒋子英家租住在建国西路懿园,聂凤智的电话直接打到懿园。蒋子英接过电话,听到“我是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的自报家门,马上回答:“我们欢迎,我们欢迎!”问清原委,蒋子英一口答应道:“那没问题,我一定尽力而为。”聂军长接着说:“请蒋先生在家等着,我们立即派人来。”随即,他跟来人到威海路现人民公园附近人民解放军二十七军总部,见到了聂凤智军长和第79师师长萧镜海。详细交谈后,萧镜海师长换上便衣,带上几个人与蒋子英一同坐上一辆吉普车,立即向北进发。外滩外白渡桥一带,还是枪林弹雨、炮声隆隆,他们在危险地段打出白旗,穿过火线,来到国民党230师师部,找到代师长许照,进行整整半天的劝说,纵论局势,分析利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下午,许照终于同意放下武器,并拆除杨树浦3家工厂(水厂、电厂、煤气厂)地下所埋的炸药,举起义旗,使得大上海得以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由于水电煤没有毁坏,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没有瘫痪,上海人民的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苏州河南北的电话也一直都是通畅的。
        试想,若无此壮举,上海解放遇到的困难肯定更多。“青年军”号称“太子军”,是蒋经国关注的军事力量,人员精干,武器精良,战斗力强。解放军在四川北路巷战中,牺牲重大,三野赫赫有名的“渡江第一船”12勇士,全部牺牲在四川北路。如果硬打,人力、物力俱损,后果不堪设想。
       旧上海的最后一座堡垒,就这么被攻克了。这是大上海的幸事。
       由于蒋子英为人低调,很少跟子女、家人详细叙说这段经历,蒋任刚先生的叙述缺乏细节。我问蒋任刚先生,在网上看到有资料说“蒋子英接电话后,很配合地拨通学生许照的电话,进行劝降”,到底是在电话里劝的,还是到现场劝的?任刚先生答道:绝对是到现场、与许照面对面地劝说的,网上写错了。
       “其实陈毅市长了解蒋子英与许照,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从1947年始,蒋子英已在王昆仑同志的影响下,参与筹建‘民革上海分会’,秘密联络民主人士,为反对独裁、迎接解放而积极工作了。”任刚先生说。
       蒋子英先生1901年生于江苏宜兴,家境贫寒。父母节俭度日供他读书,蒋子英怀揣着家人省吃俭用留下的11块大洋,学习更加努力。考大学时,他一共报考了3所学校:之江大学、沪江大学、厦门大学,结果都录取了。3所学校中数厦门大学学费最低,所以他最后选择了厦大。那时候上海到厦门坐船要4、5天,可谓迢迢远道。他从十六铺码头坐船时,即花费3块大洋。从一个宁波摊贩处买下一捆咸黄鱼鲞,船上只提供白饭,他黄鱼鲞就米饭吃了一路。他有意于暑假前去厦大,就是想看看有些什么活可干,以挣点钱凑学费。他看到假期中校园里正举办各种补习班、预科班,就毛遂自荐上起了国文课,教作文、教书法,“没有讲课费也行,只要有口饭吃。”就这样,他没当学生就先当起了小先生。等到开学,一数,钱还是不够交学费。好在已与校方工作人员混熟,继续让他在学校兼职,以代一部分学费。而生活,也还得继续白饭加咸鱼干的模式进行。
       蒋子英在校担任学生会宣传委员。入学后,正赶上进步师生反对学校封建专制教育学潮,即著名的“厦门大学风潮事件”。在欧元怀教授的带领下,蒋子英和志同道合的同学参与了整个运动,最后他们师生多人被校方开除。可以说,欧元怀是蒋子英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
       北伐成功后,1927年初,蒋子英被任命为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特派员兼农工部部长,被派往苏州工作。3个月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清党”,他选择了留学欧美。他先后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读法学,在法国巴黎大学读政治学,获法学硕士、政治学博士学位。1936年回国,任北京朝阳大学教务长。
       1947年后,在王昆仑的影响教导下,蒋子英参与秘密组建“民革上海临时分会”的工作,任政治委员会委员。他与南京民革负责人夏琒英、上海民革武和轩等爱国人士,联系交往颇多,积极进行迎接解放的工作。
       上海解放那年,蒋任刚也有八九岁了,也已懂事。历经5月24日一宿枪炮声,翌日一早,胆大的他就趴在懿园住所阳台上往外张望,看到晨曦中的弄堂地上睡满了解放军战士。睡眠中的年轻战士,还按班排连营的编制,排列得整整齐齐。解放军对老百姓秋毫无犯,给蒋子英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本文由民革虹口区委党员蒋任刚口述,翁敏华整理)


 
 第03版:3
·
真心不变,踏着时代步伐前进
·
解放上海“最后的堡垒”如何攻克?
·
美国在台协会在台湾“放话”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