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改革开放成就他花甲之后的新生
·
民革,我们的家
·
千秋岁引•初心
·
瞻仰南岳忠祠记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8年9月15日

改革开放成就他花甲之后的新生
记民革党员杨小佛对上海经济工作的建言献策
2018年9月15日  作者:朱玖琳
  杨老小佛今年恰值百岁高寿,他是民国先贤杨杏佛哲嗣,1933年杨杏佛遇刺时扑他于怀抱之下,用身躯帮他抵挡住子弹,让他在乱枪中得以幸存。鲁迅因而感叹说:“有后代,就是有将来!”但是杨小佛生逢乱世,一路坎坷,直到花甲之年后,借改革开放的东风,他才真正得以成就他的“将来”。
     1956年,蒙冤入狱五载半的杨小佛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工作。在母亲的介绍下,他曾在徐汇区政协翻译组翻译科技文献,并在徐汇区业余科技学校当过英语教员。“文革”期间,科技文献翻译和科技培训活动均被迫停止。他再度无业在家,直到1978年,在宋庆龄的引荐下,他应试成功,成为上海译文出版社《英汉大辞典》编写组的一名临时工。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上海社会科学院得以恢复,急需人才。擅长英语翻译,毕业于震旦大学法学院政治经济系的杨小佛有幸于进入上海社科院,成为世界经济研究所的一员。这一年是1979年,他已年过花甲,一般人已经退休,而他却刚刚跨入世界经济研究的学术圣堂。但是,他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成为世经所的骨干力量,并且于1982年和1987年先后担任第六届上海市政协委员和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直接参与参政议政。1987年12月,他从时任市长江泽民手中接过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的聘书,成为了市政府的“幕僚”。
     杨小佛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改革开放战略方针。1989年动荡之后不久,他曾就新形势下如何进一步搞好改革开放,如何继续吸引外商来大陆投资等问题向记者发表看法,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要让事实说话,证明我们一贯坚持改革开放的政策,要保持良好形象,开拓利用外资的新渠道。
     在担任政协委员和市政府参事履职期间,杨小佛以积极的姿态建言献策,其中有些经实践证明对上海乃至全国的经济发展工作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92年3月,杨小佛在全国政协七届五次会议上提交了“建议土地批租应掌握先郊区、后市区,先边缘、后中心以及城市土地不宜成片批出”的原则案。
     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始,全国以土地批租吸引海内外投资成一时之热。广州、珠海、上海、厦门、北京、西安等地为了改造旧区和建设城市,不断将市区土地分块或成片批租给外资或合资发展商。土地批租的热潮中暴露出不少问题:有的地方批租土地没有规划,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和浪费;有的地方审批不严格,不合法律的权限下放现象十分普遍;在土地批租的过程中,没有配套的基准地价标准和地价评估标准,批租价格很不科学。有些投资商就利用这一情况,用各种各样人为的方法故意压低地价,造成国家的损失。
     作为一名老上海,杨小佛从旧上海的经验中看到了新上海的隐患。上海自开埠之后,地价一直随着经济发展而上涨。早期购地的沙逊、哈同等不久成为拥资亿万元的地皮大王,而当年出售地产的上海本地人却已无立锥之地,这是他们缺乏级差地租和土地增值概念导致的。
     杨小佛在研究香港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发现,香港的经验完全可以借鉴过来。香港的土地批租相当保守,英国人占领香港时,香港土地大部分是中国人的土地,英国人便向中国人买土地,同时将无主土地,比如香港对面的新界,用来做大学等。香港政府很会控制土地,拿着一小块土地批租,放出去收回来再放出去。繁华地段政府批租钱就要得多;交通不便的地方则相对就便宜些。所以他建议土地批租应该参照香港经验,掌握先郊区、后市区,先边缘、后中心以及城市土地不宜成片批出的原则,把中心地块都保留着,不要一下子都批出去,到时候地价上涨了而我们自己的地却没了。
     杨小佛的提案在1992年提出后,一时间颇具轰动效应,家里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人们纷纷表示称赞,说此提案有望保住我们的土地。
     1996年,房地产市场如何尽快走出低迷的状态成为当时之急。结合自己对香港的研究,杨小佛认为按揭可治此“症”,便建议参事室组团前往香港考察。1996年9月,参事室一行人在香港与当地的金融、房地产等部门进行了充分的接触。在考察期间,有人问港方,按揭买房欠钱不还怎么办?香港人说不会的,他要是缺钱,首先想的便是如何要钱,以前付贷款他得拿回来,他就要把房子卖出去,而接下来的银行贷款将继续由接盘买方者承担,赖着不走是要继续付按揭的钱的。杨小佛一行回沪后经集体讨论成文,向上海市领导提交了《关于拓展上海房地产融资市场的建议》,主张大力开办银行个人购房抵押贷款的“按揭”业务。有关部门立即就此作专题调研,银行按揭迅速出台,住房消费市场随之启动。
     1997年10月,杨小佛又提交了《完善我国房地产金融机制,促进住房开发的良性循环》一文,建议让这项资金流动起来,“以贷转债”,缓解银行压力。这一建议得到了时任总理朱镕基的关注与批示。
     一转眼,改革开放已迎来40周年,杨老小佛也届百岁高龄,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形势他依旧热情关注并充满信心。他说:“对于我身后的未来,我非常看好。世界经济在经过20世纪,以及20世纪之前一段短时期的时候,都是不顺当的,但是21世纪以后有了一条新路,就是市场经济。这条路是不能违反的,谁违反谁就倒霉。走在这条路上,21世纪,不但中国人能圆梦,世界各国都能圆梦,只要大家互相帮助,互相接济,整个经济就能向前发展。”
     (作者系民革市委理论与文史研究委委员、民革徐汇区委党员)


 
 第04版:4
·
改革开放成就他花甲之后的新生
·
民革,我们的家
·
千秋岁引•初心
·
瞻仰南岳忠祠记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