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
千万里追寻
·
圆梦四十年
·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8年7月15日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2018年7月15日  作者:吴 怡
 古云:“居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自出生以来,我都浸润在改革开放的成果之中,周围以及成长中的一切都显得自然、合理。但即便是“好雨知时节,随风潜入夜”,周围父辈的亲戚朋友,言谈中也时常会诉说起一些老故事,提醒着我谨记“润物细无声”的那些事。
     今年春节之际,天气尚寒,中午趁着暖意,去爷爷奶奶家串个门,一进门看到伯伯来了。这位伯伯早年在我家租过房子,爷爷奶奶那段时间对他的生活有些许帮助,现爷爷奶奶年事已高,腿脚不便,于是他每年岁尾年关,都会来我家拜个早年。
     那天正好聊起伯伯以前的插队落户经历,说起那时候,他就不由得深吸一口气。伯伯是松江户籍,因那时松江对口支援云南勐腊,1969年候,伯伯被派往到水利兵团,支援当地建设。到了第二个年头,他和一些战友一样因为水土不服患了烂脚病,膝盖以下起了许多脓包,脓包日长夜大,致使双腿红肿发胀,行走困难,溃烂后脓水直流,怕晚上沾脏被褥,只得用布包起来睡觉。那时连队偶尔“有幸”买到一头牛,伯伯说,吃了牛肉这种“发货”后,双腿顿时胀痛加剧,脚不能着地。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时又恰逢云南雨季,周边通道全是烂泥路,在“小雨小干、大雨大干”的口号下,忍痛坚持出工,途中经过傣族寨的牛粪烂泥路,赤脚踩上这秽臭粘滑的小道,恶心伴着阵阵钻心的脚痛,但是看着前面的战友,只得咬咬牙赶上去。傍晚时分,终于收工回到宿舍,伯伯浑身寒战发起高烧,伯伯有天生的心脏疾病,卫生员说再这样下去会引发心脏病后果严重,不能再捱了。
     于是伯伯搭上了拖拉机上团部治疗,这也是他第一次住院。团部卫生所的病房与连队宿舍一样,也都是茅草盖顶、四面透风的竹篱笆房,唯一不同的是晚上竟有几小时的电灯。听到这里我不由感叹,那时候卫生院给伯伯的第一深刻的印象,居然是现在触手可及的光明。
     伯伯那时候所谓的治疗,也就是吃点药片,还用最大号的针筒往手腕静脉推注葡萄糖酸钙。而最令伯伯难忘的是卫生所的病号饭,一天6角的伙食标准,早上米粥拌白糖,中午菜虽然只有一个却称得上很高档——卷心菜炒腊肉。他说,尽管几片极薄几乎透明的腊肉还嫌不够肥,入口却简直赛过凤髓龙肝,那卷心菜油滋滋、软糯糯、香喷喷,是他到边疆后享受到的最高待遇。住院的那几天真是悠闲幸福,在团部小卖部还买到思茅出产的玉米土饼干,还有飞机草叶子一般的爱尼族土茶叶,这些食品在当时来讲,太珍贵太稀有了。也多亏了这看似简陋,却又舒适的住院生活,仅四天,伯伯就基本痊愈了。
     但是,直到多年后的今天,伯伯撩起裤腿,小腿上还留着斑斑白点;而且,伯伯仍爱吃卷心菜炒腊肉,其中有着他少年时代的那份美好而苦涩的滋味。
     1979年,伯伯结束了十年“知青”生涯,顶替他的父亲进了一家万人国企。时值改革开放春潮涌动,中国的各项法律制度正逐步恢复与完善。为顺应时代潮流,响应国家号召,他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选择了法学专业。凭着那时上山下乡炼就的坚韧不拔精神,边干边学,不但取得了毕业证书,还顺利通过了1993年的律考,成了厂里第一个律师。改革开放对我伯伯那代人而言,是一次能够把自己刻苦奋斗的精神转化为人生转折的机遇。
     而对于我们年轻人而言,我们已经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成果,如今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更应该不忘初心,珍惜自己现在的美好生活,并为更美好的明天而不懈努力。             
              (作者系民革松江区委党员)


 
 第04版:4
·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
千万里追寻
·
圆梦四十年
·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