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
千万里追寻
·
圆梦四十年
·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8年7月15日

圆梦四十年
2018年7月15日  作者: 陈 涛
 不久前,在工作之余,我翻阅了《上海民革》报,看到“关于纪念改革开放 40 周年”的征文通知,静下心来一算,时光荏苒,我伴随祖国走过了近40年的岁月,顿时感触良多,不禁提笔回忆起来……
     我是 1977 年中学毕业的,到今年步入社会工作已整整 40个年头。这40 年,弹指一挥间,经历种种,我不断地逐梦、圆梦。
     要说1978年至1998 年的20年,不得不提的是那时刚刚恢复的高考。当年高考对于我们那一代人来说是一种期待,也是一种希望。那时的考生很多,有干部、工人、农民,还有知青和学生。刚开放的前几年,升学率只有3%到6%,竞争激烈,如过独木桥。我不敢懈怠,认真复习,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被录取了,这着实圆了我的大学梦。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一家设计单位从事工程设计。改革开放初期正是百业复兴,我从事的设计工作内容包括住宅、厂房、医院、历史博物馆等。有幸的是,我还参与了陕西省兵马俑工程馆网架的设计,从这段设计工作经历中,我感受到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经济的发展,在这里,我圆了自己的设计师梦。
     后来,我去了深圳、海南,去充满时代生气和希望之地,深刻体会到了时间、生活和观念的巨大变化。从家居三宝:“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到改革初期逐渐被“彩电、冰箱、洗衣机”取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又变成了“房子、汽车、公司”,每个时间段,“三样”的叫法都不同,这也见证着祖国的变化,我也圆了自己的幸福生活梦。
      1993年,我第一次走出国门,远赴新加坡工作学习,当时时任新加坡现代企业协会会长开车带着我在周边转转,我看到的是干净的城市、现代化的设施,所见所闻让我耳目一新。我不禁感叹,相较于我的祖国,新加坡国民的幸福指数真是高啊!这也是当年和现在留学最大的不同,如今我们的学生走出国门,赴美国、欧洲学习,有些地方如同中国的二线城市,更有甚者感觉还不如我们。为何会有这种差别,这当然是归功于我们的祖国强大了!
     在新加坡,我学习了解了新加坡公积金管理组屋营建、项目管理等,并撰写调研报告。国外的市场经济环境和较为先进的管理理念都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发展有很强的启示作用,这段学习经历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让我更加了解未来的发展趋势,也圆了我的出国学习梦,我深感中国综合国力越来越强是海外华人共同的期盼。         
     正是这些经验的积累,让我有了来上海发展的决心。1997年,我回国来到上海建科咨询公司工作,有幸经历公司做大做强的过程,也有幸见证上海浦东的巨大变化,亲眼见到各类大桥、浦东机场、磁悬浮项目、地铁轻轨、上海航运港、陆家嘴金融区、世博园区等上海标志性工程建设。我负责技术工作,从事的项目管理 7个获白玉兰奖,其中,1个国家鲁班奖,1个国家银质奖。亲身经历了一些项目,我感到辛苦并快乐着,也圆了我的管理者梦。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这个大平台,让我找到了最适合自身性格、能力能最大发挥的空间。
     除了工作之外,我加入了上海民革组织,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同时也得到中共徐汇区委统战部、公司中共党组关心,担任徐汇区政协常委、徐汇区台联会副会长后,参与了对台工作, 撰写社情民意、两会提案工作,有的社情民意被民革市委报送全国两会,有的被市政协报送全国政协。回到了祖国,在上海工作和生活,还有这样一个平台让我有了更多和大家学习交流的机会,让我的社会工作与本职工作互相促进,我心存感恩之情,也为自己成为新上海人而感到自豪。
     改革开放这 40 年里,我们改变了国家,国家也改变着我和大家,展望未来,祖国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作者系民革徐汇区委党员)


 
 第04版:4
·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
千万里追寻
·
圆梦四十年
·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版面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