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上海民革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第04版:4
·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
千万里追寻
·
圆梦四十年
·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上海民革网络版 
第04版 4 2018年7月15日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写在《上海民革》复刊450期之时
2018年7月15日  作者:缪新亚
  中国传统:逢五小庆,逢十大庆。2018年是个好年份!逢十的大庆特别多:“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民革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
        文革以后,上海民革组织于1977年底恢复组织活动,至今整整40年,《上海民革》于1981年1月复刊至2018年7月整整450期!
        在我心目中始终有2个“上海民革”:一个是组织,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上海市委员会的简称;另一个带书名号的《上海民革》,是报纸,是民革上海市委的机关报。
        说起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要从27年前讲起:那时,我在卢湾区“台联会”担任常务理事。一次开会时,同是常务理事的邱韡老师带来了一张《上海民革》的报纸。我反复地翻看散发着油墨香的这张报纸,继而被它深深吸引。事后才知道邱韡老师是上海民革党员,《上海民革》是民革上海市委的机关报。
       就是这次和《上海民革》的邂逅,我很快投入了上海民革的怀抱——不久,经邱老师介绍,我加入了民革——那是1991年的1月——《上海民革》120期。
       加入民革以后,我拥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上海民革》报纸,很快成了它的忠实读者,在《上海民革》的报纸上经常刊有那些如雷贯耳的民革先辈活动的照片和文章,他们的风范,让我特别钦佩;尤其是这些先辈们的文学涵养深厚,文采极好,在第四版上经常有他们的诗词文章,让喜欢文学的我,为此叹服!
        在民革组织的怀抱里我迅速成长,在1996年12月——《上海民革》180期,我走上了民革卢湾区主委的岗位,成为民革上海市委常委中的一员——由《上海民革》每文必读的忠实读者,变为经常为《上海民革》撰文的热心作者。
        一晃又是10年,2006年——大约是《上海民革》300期的时候。到了我从民革上海市委常委、卢湾区委主委的职务上退下来的时候,虽然职务退了,但人却还依偎在上海民革的怀里——我被聘为《上海民革》编委会的成员,哈哈!我和《上海民革》真是有缘!上海民革竟然如此信任我!让我这个退了休的老头与《上海民革》继续结缘,并为我编织了从《上海民革》的读者——作者——编者一个完整的梦。你说有劲不有劲?
        讲起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有两个人和一首诗的故事不得不说。
        这两个人都是上海大师级的人物,他们分别是民革上海市委原副主委过传忠和上海电影译制片厂原著名导演、上海民革党员孙渝烽。 
       诗歌,就是我的原创小诗《你们和我们》。
       那是2007年4月的民革上海市第十一次代表大会,最后一次坐主席台,看着台下满满的年轻人,想着自己的退休,不禁有感而发,在台上写就一首和年轻人对话,题为《你们和我们》的小诗,事后,交给了民革市委宣传部。
      我的那首诗真的在新一期的《上海民革》上刊出。诗作发表之后,也就兴奋了一阵子。几天之后,一切恢复原状。想不到,我的那首诗的背后却正发生着一连串的故事:
        先是上海市教委在上海戏剧学院礼堂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偶遇过传忠老师,过老一见我就兴冲冲的对我说:“小缪,最近,孙道临老师一直在朗诵你的那首《你们和我们》的诗歌!”我惊愕了:孙道临,蜚声中外的电影艺术家,他酷爱朗诵——这个我知道。但我实在不知道,我的那首诗歌怎么会传到孙道临老师手里去的!不久,谜底就揭开了:
       《上海民革》2008年第3期(总第326期)有上海电影译制片厂原孙渝烽导演写的一篇题为《道临老师生前念的最后一首诗》的文章。
       原来,孙渝烽老师去看望因病住院的孙道临老师,道临老师说自己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请渝烽老师为他找几首短诗,要好记好背的,渝烽老师就推荐了我的那首《你们和我们》。
       下面摘录孙渝烽老师文章的片段:这诗不长,五小节每一节说一件事:“年轻”“做梦”“爱情”“财富”“太阳”,很形象好记。我给道临老师念了一遍,他又一字一句读着诗稿。“渝烽,这首诗好,几小段都有视像,老一代人的心态写得比较好。”凡是他喜爱的东西,都会兴致勃勃的。
       可谁会想到这位为艺术奋斗一生,为电影事业人奋斗一生,一辈子热爱朗诵艺术的道临老师,竟与世长辞,缪新亚同志的这一首诗成了他这一生最后读到的诗歌。”
        这首诗歌,孙道临喜欢,过传忠、孙渝烽老师也经常朗诵,经他们的演绎与朗诵,很快传开了。
        后来这首诗歌传到了北京,著名电影艺术家田华老师在金鸡百花颁奖仪式上被宣布获得“终身成就奖” 后激情也朗诵了我的这首诗歌。
        我的这首《你们和我们》,经过名人的传诵,火了,红了,传遍了网络,现在这首诗歌在老人圈子了流传很广,甚至有人把它作为朗诵教材在传播。
        这首诗歌的传开,和过传忠和孙渝烽老师的推介分不开,后来孙渝烽还把这个故事推到中国配音网上去,他还在2017年3月22日新民晚报的"十日谈"的专栏中讲了这个故事,我借着名人的肩膀稍稍“名”了一点,火了一把,我还有多首诗歌在《上海民革》刊出,特别经由过传忠、孙渝烽的演绎朗诵,在社会上有过一定影响。
       在上海民革组织能遇到像过传忠、孙渝烽这样名家的提携与帮助:有缘、有幸、有劲!
       在《上海民革》复刊450期之际,我要感谢过传忠和孙渝烽老师,感谢上海民革,感谢《上海民革》!
       (作者系民革原卢湾区委主委,《上海民革》编委会委员)


 
 第04版:4
·
我和《上海民革》的故事
·
千万里追寻
·
圆梦四十年
·
牢记历史 ,珍惜今日幸福生活
  
 版面导航